华琅__

【逸真】一辆求太太接下去的车

情人节准备搞出来的车,结果到现在也只有一个连车头都不算的东西……
开车什么的我实在不擅长,但又不忍心让它坑掉,所以只好发出来求太太肯屈尊接下去(〃∀〃)ゞᵗʱᵃᵑᵏu❤

以下正文

这一切一切的开端,大抵是那天,风天逸召羽还真进祁阳宫做机械鹰。
“参……参见……陛下。”羽还真跪在风天逸的面前,低头行礼。
“不是告诉你拿拿鹰见人吗?鹰呢?”风天逸瞥了一眼羽还真,语气中的不快一听便知。
羽还真听见那人话语里显而易见的不悦,心下暗恼——若是来时直接找向从灵说明来意,也不会还未谈论正题便被羽皇陛下训斥,说不定还能因为姐姐得到些零食。可如今,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了。
“陛下,机械鹰的制作费用……不够了,我希望陛下能赐我一笔钱财……”羽还真并不敢抬头。
“向从灵,去取些银子来给羽还真。”风天逸吩咐了向从灵,又捏着羽还真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向自己:“钱给足你,记得下次拿鹰见我。”顿了顿,又俯在人耳边补充道:“下次来,做好彻夜不归的准备。”便踢开足边那只奶狗,头也不回的走了,只留下羽还真僵在原地,连向从灵把钱财取过来递给他都不知道。
——三日后——
羽还真拿着机械鹰,忐忑不安的去了祁阳宫。
那日陛下说让自己这次进宫时做好彻夜不归的准备,自己便先告诉了姐姐。可姐姐还没说什么,大哥便阻挠自己进宫,若不是姐姐死命拦着,或许今天连出了这雪府大门的可能性都没有。明日回家,一定要带些姐姐喜欢的吃食回去。
羽还真这样想着,走路自是心不在焉,连面前就是风天逸也没看见。
风天逸恼火至极,这皇宫之中,那还有第二个人敢像他这样对自己视若无睹?便拉着眼前那人的胳膊径直回了宫。
——祁阳宫——
“刚才为什么装作看不见本皇?”风天逸站在羽还真面前,俯视着他。
“我……我刚才在走神。”羽还真跪伏在地上,只敢看着眼前人的鞋子,大气都不敢出。
风天逸看着羽还真的怯懦样子,也舍不得再吓唬他,于是抢了他手上的鹰摆弄:“怎么才能飞?”
“它左脚下有一个发条,上足了之后能飞整整两个时辰。而且他还能存下别人的声音,存声音的按钮就在右脚下,按一下就能记录下来,记录完了之后在按一下按钮就停止记录了……”说起机关上的事情,羽还真倒是滔滔不绝。可风天逸要这鹰只是想让羽还真忙碌起来,不与别人做过多交流,自然是懒得听那些他不感兴趣的东西,便挥挥手示意他停下。羽还真也是听话,立刻止住了话语,等待着风天逸的吩咐。
“本皇幼时曾养过一只鹰,名唤清风。”风天逸将机械鹰随手扔给了雨瞳木,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“那之后清风怎么了?”羽还真知道的关于羽皇陛下的经历屈指可数,而今陛下肯和他分享,一时也忘了主仆身份,问起了之后的事情。
“死了。”风天逸轻描淡写的吐出了两个字,似是漫不经心。
羽还真认为自己说错了话,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补救的话语,只好干杵在那里。
向从灵看着自己未来小舅子手足无措,慌忙替他拯救这尴尬的气氛:“主上,御膳房新酿了些酒,又被了些好菜,现在正等着您过去品尝呢。”
可风天逸并不想走,便吩咐了向从灵:“你去把酒取来。我一会儿要喝。”然后问羽还真:“怎样?现在还喜欢你那清风苑吗?”
“喜……喜欢。”羽还真不敢回答别的。
风天逸却来了兴致,追问道:“哦?以畜生的名字命名的地方,你也喜欢?”
“只要是陛下赐我的,我都喜欢。”羽还真不知道怎样回答,只好挑了一个自己认为陛下一定会满意的话语。
“好!”风天逸忽的站了起来,走向羽还真,把他从地上抱了起来。然后抄起从灵手中的酒瓶斟了一杯,抵在面前那人的唇上:“喝了它。”
羽还真迟疑了一下,想了想刚才说的话,张口喝下了那杯酒。

没了,就是这么个渣渣

评论(8)
热度(12)

© 华琅_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