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琅__

【菊湾】林晓梅——再醉一场 愿故人今夜入梦

黑塔利亚同人

存货,菊→湾 

第一人称 

注意避雷

如果因为CP问题麻烦自行绕道,别喷,各有所好




以下正文




一、

那是1895年。

王黯,我的哥哥,在顽强抵抗本田菊的入侵后被当时的上司召了回来。

他们怕了,所以决定向本田菊投降。

那个美艳的女人牵起我的手,把我交给站在本田菊身后的本田罂。

我意识到了不好,想回到王家人的队列。我的大哥——王耀也拼命挣脱日/本/兵的钳制,试图夺回我。可当时的清/国气数已尽,大哥怎挣脱的开呢。

本田罂催本田菊快走,并带着我先向他们的汽车走去。我哭喊着,可无一点用处。甚至,我亲眼看着本田菊抽出了那把武士刀,向大哥的背上砍去。

刹那间,漫天的红。

我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,跪在地上。

美丽的上司的脸上充满了惊讶,她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。她忙叫人把大哥抬回房。

从这以后,我所有的梦境里都充满了血色,倒地的大哥与本田罂嘴角那抹冷艳的笑,直到1920年的中秋。



二、

1920年,我离开中国25年整。

小时候,每年中秋,大哥都会和春燕姐姐做上满满一桌的菜并一大盘月饼,在庭中与家人一起吃晚饭。

然而自从我来到日/本开始,每年的中秋都是本田菊不请自来,在我居住的一方庭院里与我共坐窗前,除此之外,别无他人。

偶尔,他也会问我在想什么,但我从未回答过他。他们本田氏可以日夜生活在一起,不会感到别离之苦,又怎能懂我思乡之情?

只是,这年中秋,本田菊不仅来这儿与我同坐,还带来了一封信,信上俨然是大哥的笔迹。

“25年来,你一直没见过家人。我想了想,让人以你的名义写了封信,再将回信带来。以后你们便可通信来往,也就不会再像往年那么孤独了。”本田菊对我说。

我并不感激他。是他让我与大哥分离,如今写封信,是他欠我的。

我没理他,夺过了信便向卧室走去。

“你不想……说些什么吗?即使是恨我……也好。”他的声音,带着一丝颤抖。

我依旧没说什么。

我怕我开口便是伤人的话。

终是不想让他在那儿久站,于是催他回去。一回眸,正对上他的眼睛。眼底的悲伤,清晰可见。



三、

半梦半醒间,看到窗前站了一个人。那背影,像极了大哥。我忙扑过去,见他回头——却是本田菊。

惊醒,冷汗。

那是我离开王家后做的第一个除离别以外的梦。

自此,我的梦境里,充斥着中秋那夜的蓝与黑,皎洁的明月,和大哥与本田菊交错的身影。



四、

又过了25年。

1945年8月下旬的一天,本田菊来到我所居住的地方。

他已经有14年的时间没来了,今日乍见,十分意外。更意外的是,他的身后跟着大哥与许多国家化身。

“晓梅,我来接你回家了。”刹那间,泪水夺眶而出。我扑进大哥怀里痛苦着,用眼泪诉说着五十年的思念。

“晓梅,别哭了,我们回家。元烨①他们也很想你。”

我忙拉着大哥向门外走去。

“梅……湾,等一下,可不可以?”本田菊突然叫住了我。

反正已经要走了,再等一下也无妨。我这样想着,驻了足,转身。

本田菊从他上衣内侧拿出了两朵粉色鬓花,给我带上:“当日把你带回我家时太匆忙,你的鬓花也在慌乱中不知丢哪儿了。那是清宫最巧的匠人做的,我派人寻遍整个日/本也没有第二个人做的出,只能自己动手。本想做完之后亲手送给你,可还没做完,我就被上司派去出战了……今日你要走了,这对鬓花,便作为饯别之礼吧。怕是以后,再不能相见了。”说到最后,他也哽咽了起来。

我伸手抚摸着鬓花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一开口,却是“保重”二字。

再无他言,便赶紧往外走,似是想逃离此地。

本田菊突然喊道:“梅……你恨我吗?”

“不。你不配让我恨你。”

“这样吗……呵。”他凄凉的笑了一声,“可是,我爱你。”

我逃也似的跑出了那儿。



五、

1972年。

我又一次见到了他。

这次,是因为中日正式建交。

我跟在大哥身后,看着他与我们的上司寒暄。大哥让我把过去放下,面对他,面对日本。毕竟,我与他,不仅是两个人而已。

我懂,所以我装作若无其事,如同对待其他国家那样对待他。

只是,心里的隔阂,永远去不掉了。

鬓花旧了,别带了吧。



番外、

很久后的一天,我突然想起,从1920年开始,我与大哥一直书信来往,一直到1931年。

那年开始,大哥便去前线作战,保家卫国,收不到我的来信也是正常的。我只好奇,当时他收到信时的心情,如果可以的话,我还想看看当初我邮来的信件。

“信?我没收到啊。你刚走的时候我偷着写过几封,只是邮出后就没了下文,也就作罢了。”大哥一脸惊讶。

“可……那明明是您的笔迹啊……”

“或许是有人模仿的吧。你一说这个我突然想起来,小菊当年模仿笔迹的手艺可是无人能敌的,他模仿我的字迹,把濠镜这个天天看我写字的孩子都骗过了呢,若是……”大哥滔滔不绝了起来。


“以后你们便可通信来往,也就不会再像往年那么孤独了。”

“小菊当年模仿笔迹的手艺可是无人能敌的。”



Fin.


①元烨:王元烨,私设北/京的名字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华琅__ | Powered by LOFTER